捞偏门揭秘隐藏在黑市交易的产业链(请勿操作)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野路子

前言

大学见过的兼职有很多,卖卡,卖书,开水果铺。当然,收入比较高的还是做家教。

而大学生群体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受骗,一点小恩小惠,就把自己的个人信息给出卖了。

此话怎讲呢?都知道,大学里有一个新生都憧憬的学生会,里面有一个部门是外联部。

外联部是干什么?负责拉拢商家赞助活动,简称“拉赞助”。

当时就有比较坑的一件事,学院要举办新生晚会,需要一点大笔资金。

社团联就在外面拉了一个办理银行卡的业务,对外收5元办理银行卡。就这样,我就办了两张银行卡就赚了10元。

第一次把个人信息贱卖了,似乎还挺开心的,反正没有啥影响,直到后来我了解银行卡和信用卡业务的,才知道办卡佣金在100~500元。

1、身份zheng黑市

马克思说:如果有100%的利润,资本家们会铤而走险;如果有200%的利润,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;如果有300%的利润,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。

对于如此暴力的黑产买卖,很多搞地下产业的人都不会放过。在没有网络的时代,一些偏远的小城市,集市,火车站潜伏很多收卡的“水军”。

一般来说,这些卡的来源的两种:

1.环卫工人

2.农村

3.急需钱的“三和大神”

说到环卫工人,可能很多人会奇怪,为什么他们会是身份Z的来源呢?

环卫工人每天打扫大街小巷,偶尔会捡到人们掉落的身份zheng。一般来说,掉落身份zheng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Z掉了,而且掉了也没想找回,顶多就重办一张。

曾看过一篇报道:

说到某市的一位环卫工每天能捡到10~15张身份Z。起初,这些环卫工人并不知道如何处置这些卡。后来,“水军”发现这条渠道后,会每天找环卫工人收卡。

从一开始收每张卡50元,到100元,再到现在不低于150元。环卫工人知道这是个商机,岂能放过。

买卖双方都有需求,一拍即合。有消息透露,一条街道上,至少有10~20个“水军”,有记者暗访时被吓到。

2、买家

对于购买来的身份Z,当然是要找到相应的金主。网吧算是一个需求点,现在网吧都要求18岁以后才能上网,但一些黑网吧为了更多的利益,为收购身份Z给未成年人上网刷机。

更多的金主是想要买来注册个体工商户或公司,有些人丢失身份Z几年过后,发现自己名上已经注册了好几家公司。

而在一些地方监管不严,拿着像你自己的身份Z,还可以办理信用卡和网dai,有些无辜的人就莫名背上“欠债”的黑锅。

在《余罪》的一段描写中,余罪和“大胸姐”林宇婧为在宾馆里抓到嫌疑犯,又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,所以在集市“水军”手里买了两张身份Z。

这倒是第一次给买卖身份Z的一个稍微“正当”的理由。

不过相对个人买卖身份Z这类冰山一角的事情,国外菠菜团伙购买SFZ才更猖獗。一套完整的个人身份信息,在国外能卖到1500每套。

不管是办银行卡,开公司,网dai,都需要用身份Z,在菠菜团伙的眼中,对公账户是最值钱的东西。

捞偏门揭秘隐藏在黑市交易的产业链(请勿操作)

一整套对公账户,包括:法人身份zheng,公司营业制造,公章,私人公章,对公账户等八件套,可以卖到15000元。

虽然,一行现在几乎没有碰黑产,但网络上这类信息还是需要多接触的,能很大程度防止自己或家人朋友上单受骗。

一行建议:

1.身份zheng不要随意借给他人使用,以免他人冒用你的身份zheng。

2.丢失身份zheng要立即携带户口本到当地派出所补办,现在补办也很方便,2个月以内就能拿zheng,而且有些地方提供异地补正。

3.有空的时候可以去工商局查看自己的身份zheng是不是被注册了个体工商户和公司,当年我同学因为丢失了身份zheng,结果成为某家公司的法人。

4.相同的信息还有护照,驾照等。

3、后话

信息泄露已经不新鲜了,偶尔某某大公司都会爆出信息泄露的事件。对于信息交易这类灰产,现在还是有很多公司在做的。

他们通过房地产,保险,4S店,APP等,都可以轻松获取个人信息。至于信息资料到了哪些地方,消费者一无所知。

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还专门去微信搜索系列事件,发现这类灰产的魔爪已经伸向了一无所知的大学生。

捞偏门揭秘隐藏在黑市交易的产业链(请勿操作)

每张卡300元,三张卡1000元,这对于一名大学生来说,这钱就跟“捡来”似的。

我也只能默默地祈祷着,这些办卡的大学生不要和fan罪扯上关系就行。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!